mamomakun

胡2

半夜视奸了一个很久以前朋友介绍的妹子

很有趣,逗逼

微胖

后来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没有加,只是关注了微博

理由应该是最无耻的两个字,看脸

但是却一直关注着,现在又慢慢地往回翻她的微博

po了很多照片

感觉不是很好看但是却莫名地自信地po出来

有种和我一样的真性情

生活中各种琐碎的事都能用来做素材随口说说

写各种小事,逗自己笑

每次必转同一条锦鲤,还会还愿

病了、困了、累了都会鼓励自己

偶尔孤单的时候也会写“好像都是自己一个人看电影”


感觉自己没这么会生活

感觉自己过得特别胡混

本来就是混,还感觉,真可笑

感觉说不定自己也会喜欢上这样充满烟火气的人...

胡思乱想

以后有了孩子,见到我的好朋友,姓周

不能跟孩子说“快叫叔叔”,“快叫人”之类的

太俗了,对孩子也不好

就得言传身教

像演示一样去和朋友握个手,叫一声“周先生好”。

这位先生手里还藏着糖果!说一声,“还有糖!”。

然后小屁孩肯定也很得意地去和他握手,也叫“先生好”。

这样最妙哈哈哈哈。


要是孩子走丢了,找了很久,心急如焚,终于找到了。

上去抱一抱,说

都是爸爸不好,爸爸乱跑走丢了。

终于找到了,没事了哈!

这样孩子应该就不会哭了吧


但是万一不喜欢自己的孩子怎么办?黑线、、、、

呼应一下第一期punchline“我就tm喜欢你这种直接”

标题定为屎绝对是大师手笔

大屎手笔


半夜做的high了,来说几句掏心掏肺的话

以证明“一点后必然胡言乱语”这一论点的政治正确


我不是说嘛,如果他对你有意思,

那你干嘛说啥他都会想歪的

比如就跟你多聊了两句,写了篇日志

就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有机会啊

是不是有转机啊之类的

现在就是这种屎况

有种一泻千里后意犹未尽却又不得尽兴的揪心感


我想说,再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确实很糟糕

大概你心情也不好,我也是,可能是还带着一点点的怨恨吧

所以吃完云吞后就散了

甚至都没有陪你走bo桥

但是现在又好了

可是我...

生于忧患,
天天担忧得半夜惊醒和焦虑,
但也因此,
也越来越淡定。
打仗是要的,
一个人也要打。

关于另一件事,似乎理解得更深了
嘴上说着的,一时的感觉
自我感动的或者是自我拉扯的
无论好坏,
在见面一刻都见分晓。
所以如果可以,如果愿意
都不用太绝情,太伤人地说话
如果信命就任其发展,如果信自己就勇敢争取
何时花谢,何时月缺
谁又会知晓

如果我天真可以被认同,
那这份天真我会愿意一直继续直至成真
我也醒觉有许多事在其中阻隔
但无信念的人又怎可能胜出

一年预期的战争慢慢地拖延
变成了两年,
三年,
五年。
踌躇满志,
变成了失望,怨恨
变成不死心
变成似乎随时都能拾起,
随时都会决堤的情感

似乎看不到干涸见底的迹象
或者不会吧
或者会吧
真...

《火花》小说的作者

又吉直树

从吉本综合艺能学校毕业后一直从事说笑艺人的工作,是相声二人组“和平”(peace)的一员。[1]  2015年,发表处女作小说《火花》一举拿下第153届芥川龙之介奖[2] 

爹摸捏

但是,

我这人就是这样子,苦睡个三天就会变好起来


做梦的时候,梦到了自己能怎么运用自己所学,

以后怎么学

就能够也像小龟一样去到大疆

路一下子明晰起来

自己也安心了

即使去不了,

在别的地方也能用的上,

也能在类似的充满斗志和干劲的地方,遇到优秀的人


优秀的人呢

哈哈哈哈


口笛吹いて歩こう 肩落としてる友よ

吹起口哨向前走吧 我沮丧的朋友啊

いろんな事があるけど 空には星が綺麗

虽然世事无常 天上的星星美丽依旧

懐かしいあの公園に ちょっと行ってみようか?

那个令人怀念的公园 要...

唔,大概到现在是有三件事能达到我心里最深处的地方。

一处是前年的home party里面大家拿来调侃我的,说我衣叉的事情

我自认为所见即所得,也从不觉得我EX是什么坏人

但是在别人那里看来,竟做出这样的事情,傍大款啦,毫不掩饰地想花别人的钱,要人家的东西

我怕自己是要被打到了,直直愣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死活不敢上床,怕噩梦,怕原来世界本来就是一场噩梦

扶着护栏,在北十四的走廊不敢动,不敢进宿舍去

 后来拉着小龟聊到一点多以后,总算安心了


第三件就是目前,现在,姨妈

前两天都有点,完全没有办法能够入睡

所以会经常睡前来骚扰人

重温了一下《火花》

就像在旋...

© mamomak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