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omakun

我觉得吧,我这个人就是,什么都能说,通情达理那种。
但是受不了不明不白那种。

其实没问题啊如果你想我了,我也想你了,是真的想了。但是也没什么,只要说明白了不要搞得不明不白的话,我可以很清楚很明白很柔和地回应。我知道大家的弱点但是我是那种不会有事没事戳人家那种,真伤人心那种。

所以对付我这种人最重要的是清晰表达,我上下限都很宽,真的。

我满脑子想你的时候不多,但是记忆偶尔会很急速地很大冲击地袭来,让我很痛苦,看苦情的东西的时候会比较难受,要半封闭部分记忆,否则会流马尿。所以可以这样看,我把记忆中的自己装扮成了一个受害者,哈哈哈,连同好的记忆一起封住了。

但是我在现实世界,我愿意当一个非受害...

自我

看了寡姐全裸跳楼后,

回去看了95版的机器人全裸不算裸

从剧情或是哲学深度来看都完爆了寡姐那版


但是突然感觉又懂了什么

最近的几个月不写东西是因为把自己的心思全部投入到游戏安利文

还有实验里面去了

小龟即将毕业了

大人的世界毕竟与我们不同

所以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微妙的感觉

大概可以称之为孤独吧

就是当你发现身边一个可以随时随地叫过来痛骂

或者捉弄一番

或者狂吐苦水

的人都没有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存在感一样


素子说,自我就是我们的过去,还有我们所能触及的一切,所塑造出来的东西。但是这一切又限制着我们。(哲学什么的完全不想去看了,什么叔本华之类的滚开)...

http://www.g-cores.com/articles/23209

话多思路乱,是个大问题

爱无能

在一部女主被狠批为爱无能的电影《和莎茉的五百天》里面

女主summer的第一描述是,

能一下把头发剪短,而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在想了很久是不是导演其实在故弄玄虚以后

其实已经是过了很多年的今天,

lalaland让我想起了这部电影

然后想了一下,觉得导演应该是对的


不管是对待人还是对待物

如果能做到瞬间否定,瞬间抛弃,而感觉不到什么

尤其是那些你曾经热爱曾经很长时间陪伴的人或者事物

那么这样的人真的可以说是爱无能的


大概我就是这样的一种人

我想不是自私吧,不是因为那个时候感觉自己会受不了所以单方面决定不要再联系之类的事情,才导致变成这样

即使是因为觉得自己会...

这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写的书评


我个人的感觉,全书让我很触动的地方,大概有三处。

第一处是年轻时好友三人关于“大学是什么”的讨论。有一种直戳心脏的感觉,似乎是在讲,你这种想留在大学里的人,一无是处,但是却不是一无是处。

其实发声的,只有一个人,其他两个人有点默许,有点看不透,也有点想要反驳。此后,这位好友的言论,就像是阴魂不散,始终贯穿着他们接下来的一生。

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大学究竟是什么?

结合身边的例子,没错,大学是某些人借科研的名誉赚取钱财、养家糊口的地方;也是某些人教书育人传递知识的地方;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混日子,蹭饭、混文凭的地方;对于某些人,又是追逐真理,探究万物的

科幻

说说最近看的一些科幻小说


遥远地球之歌、最后一个地球人、死者代言人

前两本是阿瑟克拉克的作品,老品牌,值得信赖,感觉更像是,写了一个纲要,一个剧本的梗概,在小说的吸引程度上,他的逻辑、剧情翻转是够的,比夏洛克能有那么几分相似,烧点点脑,有点三体的感觉。

聪明人看了,思维刚好在这个速度上,不会想跳读,也不会读不懂。

但是作为小说的话,文戏可能还不够饱满,还不够深入挖掘。

一如三体那种剧情驱动式角色的感觉。就是某些角色的出现,明显是作者用来推动剧情而塑造的,而且塑造的很随便,用完就弃,完全不是像什么西部世界那样,每个人都精心塑造,所有人之间又直接、间接地联系在一起,互相推动,互相促进...

触动点

逐渐的会对某些事情,防不胜防地被打动到


例如昨天死拉大土土去看了rogue one

剧情各种套路,从逻辑上来说的话,没什么问题,也没搞得特别复杂

但是star wars就是那样、、各种不科学

诶诶我们是来看科幻的,哪里需要科学

然后剧烈讨论了2小时关于超空间传送技术发展后的战略思想、天战的舰种搭配重要性、防御系统的部署方式

后来觉得作为爆米花、外传,全灭的方式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因为每个世界都有不那么传奇,没有happy ending的故事啊

这些故事,其实也很 七妹(大土土原句)


麦斯·迪特曼 在演绎离开女儿,女儿生死未卜了这么多年以...

© mamomakun | Powered by LOFTER